豫章书院与当代鲁迅的倒下

有多少人,终其一生只为摆脱原生家庭


三十年前,人们惊呼流行音乐会毁掉下一代;二十年前,人们惊呼电视节目会毁掉下一代;十年前,人们惊呼电脑及因特网会毁掉下一代;现在,人们开始惊呼手机会毁掉下一代……
人类发展的历史证明:“没有任何力量能毁掉下一代,除了上一代。”

突然想起来知乎这篇文章《如何看待小女孩歇斯底里呐喊「我想静一静怎么样」与父母对质的视频?


转载,不敢代表本人观点

原文: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7711047/answer/255705079

一想到生孩子不需要考证,我就感到深深的恐怖。

许多“成年人”们手握权利,口论道义,却干尽丧尽天良的事,炒出高价房、工厂乱排乱放有毒有害物质、倒地碰瓷、三聚氰胺毒牛奶、苏丹红炸鸡,各类事件层出不穷。

豫章书院外还有杨永信,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对未成年人使用高额度电刑,暴走大事件的曝光,柴静的采访,央视的调查,还是没有判刑,竟然还活在世界上。戒网瘾学校致死的人太多了,进十年来,只要不服从家长命令的,送到那几个“集中营”里去,比孙悟空的金紧箍还管用,报案警察也打过招呼,只有真的死人了,社会舆论快压不下去了,就让学校随便赔点钱就糊弄过去了。魏时水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有一个故事,世上的笨鸟有三种:一种是先飞的,一种是嫌累不飞的,第三种是自己飞不好,下个蛋逼迫自己孩子飞的。接下来,第三种鸟被洗了脑,把孩子翅膀折断丢下悬崖,等待奇迹的出现。把孩子送进网戒学校的家长,许多就属于第三种鸟。

如封建地主与奴隶一般,社会阶级矛盾激化,当代许多家长对子女采用类同于奴隶制的方式管理而并非理性的教育,实施命令而非商量,不可以发展家长不喜欢的自我兴趣,必须上他们认为有用的补习班。当今中国的建立,正是奴隶推翻了地主,所以国歌中所唱“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刷新了旧的传统,推翻了皇权,做出了“离经叛道”。那家长和子女的矛盾,又该如何解决呢?

正直敢言者又遭封杀,鲁迅书中人吃人的世界又回来了,他笔下的人又欢呼雀跃了。

以下转自暴走大事件第五季36期(文字版)王尼玛:当父母责任大呀,又要养又要教,没有自由还花钱。等孩子长大了,不如己意,做梦都想弄死,又不想负法律责任,于是像豫章书院这样的屠宰所应运而生。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嘛。像旧时治疗精神病那样,电棍水刑关小黑屋切除脑前叶。顽劣叫嚣者进去,憨笑流口水者出来,又是父母的好孩子啦!

因此不难理解,为什么在事情曝光之后,有些父母优先的不是保护自己的孩子,而是跳出来为书院说话。因为在他们的眼里,书院是帮了他们大忙啊!孩子的确是看上去乖了呀!的确听话了呀!他们不去思考这听话的背后到底经历了什么,也不愿意去思考。因为他们不能接受自己是帮凶的事实。可你们就是帮凶!你们亲笔签下了生死状,把你的小孩交给了一群刽子手,直到他们哭着喊着说:“妈妈妈妈我爱你。”他们意识不到孩子并非是他的私人物品,而是一个独立或者正在独立自主的个人。

我们说子不教父之过。教不好,你也不能送去让屠夫背锅吧!对于杨永信这样的妖魔,总有一天是会伏法的。

孩子养好了 出息了 成功了
家长:看我把孩子教育的多好

孩子沉迷了 抑郁了 甚至犯罪了
家长:游戏/社会害了他


我送你一座崭新的奥斯维辛,
我送你一个工艺精湛的地狱,
我送你一具肥美多汁的躯体,
掀开头盖骨偷走了粉嫩的脑子,
挖出来的肠子鲜艳的红色很可爱,
绿色的苍蝇在你腐烂的躯体上显得晶莹剔透,
我给你烤一份新鲜的脑花,
我给你烤一份新鲜的心脏,
我给你化妆,遮住星星点点的尸斑,
我帮你剔除未来不需要的,
你要在跑道上飞起来啊。
孩子,你说话啊,妈妈爸爸爱你。
孩子,你说话啊,我们在教育你成才。
孩子,你说话啊,你爱我们。
孩子,你说话啊,你爱祖国。
孩子,你说话啊,你爱世界。